无缘的最佳男友

浏览量:485 发布于:2020-07-13

另一个FEIEND?LOVER?我们曾经发生过这种事情,不由自主地爱上那个妳认为「最佳」男友人选——他善良、体贴……但是心有所属。无法从此幸福快乐的单恋之后,寂寞芳心该如何癒疗呢?

曾经体验过单恋的人都知道除了痛苦之外,还有个大谜题。我所说的这种爱──深刻、真挚、包容一切的爱──应该只会有一个结局。就是美满。妳怎幺可能这幺喜欢一个人,到头来却……一切成空?

终于碰到我的灵魂伴侣我还清楚地记得我认识詹姆士那天的细节。我们被凑在一起合作某个三个月的专案,我很紧张要跟素昧平生的人共事。一走进工作室,我就发现了他,高高瘦瘦一头微捲髮还戴夸张的眼镜,穿着灰色连帽衫还有逊得独树一格的史奴比T恤。詹姆士风趣、聪明又机灵,在任何状况都充满活力,是妳会想亲近的那种人。这算是一见锺情吗?如果感觉飘飘然又完全轻鬆自在可以用来形容的话,那幺没错,我想应该是。三个月的专案变成无限期合作,每过一年,我对詹姆士的感情就更深。容我在此强调我感觉到的其实是爱:浪漫、纯粹又无可救药那种,不只是虚构的感觉或迷恋,很容易消逝。随着我们之间的每个眼神、笑声、话语跟手势,越来越强烈。呃,至少我是这幺觉得。

无缘的最佳男友

他的心另有所属我有没有提到詹姆士有个多年的女友?我认识詹姆士不久之后就见到了艾妮塔,当时他们已经交往了四年。妳越看会越觉得她漂亮,艾妮塔跟詹姆士相似处在于她真的很可爱。她也是个正牌的急诊室护士,在假期会去印度的孤儿院当志工。基本上,她是美德的典範。我心里一部分很愧疚爱上她的男朋友,另一部分又很卑劣地希望她出意外让詹姆士跟我可以从此幸福快乐。我从未对詹姆士下手纯粹是因为艾妮塔的善良。以前我当过「另一个女人」,那段经验让我学会了横刀夺爱的恋情不会产生什幺坚实或长久的东西。我知道如果詹姆士和我要有什幺实质的机会,我们的故事必须用正确的方式展开。只要他跟艾妮塔还在一起,就绝对没搞头。

不是想太多,绝非单恋!但是,我不认为我对詹姆士的感情是单恋;我们亲密得出奇。有些小事,例如每当我换了新髮型、新牛仔裤、新口红、新香水,詹姆士总是会发现并且表示意见。我生病时,詹姆士会上门送感冒药帮我按摩肩膀;当我低落或哀伤,詹姆士一定会发简讯说我很漂亮,或打电话来讲个笑话。然后有些大事,像是我的猫安乐死的时候,是他开车送我去兽医院,拥抱着我看着猫咪最后的生命流逝,让我哭泣,抚摸我的头髮,安慰我一切都会过去──当我一年后接到父亲的死讯,这套关怀表现又重演了一遍。我知道我的感受是真的。每当我们见面,我会振奋起来,他也是。我们一向幽默又调情地互开玩笑,我们告别时,詹姆士会拥抱我超过必要的时间。我们之间有来电,隐晦但强烈的调情,我们也有超出友谊适当程度的亲密肢体接触。我们相处时别人常会评论我们之间明显的化学作用,我给大家看他传来的简讯或电邮,他们都认为如果艾妮塔知道他对我说这幺亲密露骨的话一定会受伤。其实她并不知情──我们在她面前不会像独处时那样调情。感觉上我们不只是朋友,而且我心中坚信无论如何我们终究会在一起,并没有扮演小三的糟糕后遗症。我的感觉强烈到我无法相信我们并非天意注定。我很确定他是我的灵魂伴侣,这幺想比较能轻鬆等待「我们的时间」。我不是说等待不会令我挫折──有许多个夜晚我只渴望他在我身边。但我觉得如果我跨越界线,可能会失去一切。

越线抢夺的可能虽然有这些感情,我并没有耽误我的人生。我跟其他人交往过,甚至跟其中一个长期交往但是终究破局。因为无论如何我甩不掉对詹姆士的感情。有一次,恋情失败之后,我差点跨过界线。我家装修时我借住在詹姆士与艾妮塔家(看吧,她就是这幺可爱)。那段期间,我看到前所未见的詹姆士另一面;让我发现我错过了怎样的生活。艾妮塔在医院上夜班,詹姆士和我有很多时间相处,我下班回家会有瓶酒可喝,桌上有晚餐,睡觉时间前放好洗澡水。这状况好得太神奇了……。某个週六,我和他在公园和朋友喝了一天酒之后,我们开心满足地一起回家。艾妮塔当时还在上班,我们的心情轻鬆又戏谑,谈到了我们的交情。他说他只希望我开心,他真的很关心我。他牵着我的手,一阵电流传过我全身。那是我唯一一次感觉我们可能接吻。

自以为的爱情然后,我搬回我家之后某天晚上觉得孤单、难过、情绪脆弱又有点醉,和詹姆士线上聊天时,在酒精驱使的鲁莽下我告白了,说我一认识他就爱上他。我记得内心有个声音催促着我,说我这件事拖太久了。一分一秒过去,詹姆士没有回答,我也晕眩又清楚地记得空白的简讯栏、闪烁的游标与腹中涌现的作呕感。最后,他写道;「从我们认识?」「对,」我回答,「我一直都在暗恋你。」「我不晓得,」他说,让我很震惊。「开什幺玩笑。你一定知道!」我写道,「我知道你也爱我。」另一段没有回覆的空白。终于:「很抱歉,但我并没有同样的感觉。我只是把妳当好朋友而已。」就这样,我一直恐惧的答案。我的毕生挚爱并不爱我。我感觉被开膛破肚──他是在逗我玩吗?或许是酒精壮胆或虚伪的勇气,但我的情绪瞬间从沮丧变成愤怒。就这样?多年的调情之后,我们的未来可能性就这样完了?然后,我的愤怒变成担心。如果我的告白毁了我生平最重要的友谊怎幺办?那现在我们之间怎幺了?真神奇,詹姆士仍然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仍然调情而且互相吸引,但是告白浇熄了我的一部分热情,让我发现我可以不带慾望与期待去爱他。不过,我还是不懂他为什幺诱导了我这幺多年。我也不相信他对我没感觉。我不是白癡──我知道爱情可能是单恋,但是我们俩投入的精力与时间不只是友谊。我学到了一课:即使爱得像全世界那幺多,也不保证会有回报。詹姆士仍然是我用来衡量所有男人的标準。如果他们比不上他的忠心、善良与诚实,那就不值得我浪费时间。因为了解并爱上詹姆士,我发现什幺是稀有的真爱,如果我在新对象身上得不到同等或更好的,那我什幺都不要。

我无法相信我们并非天意注定,我很确定他就是我的灵魂伴侣。即使爱得像全世界那幺多,也不保证会有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