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缘的青春恋爱场景:一定要用「长得好看」吸引你吗?

浏览量:693 发布于:2020-07-13

如何不为别人「爱美」,如何忠于本心的打扮自己?我们的虚荣心渴望着他人讚美,也需要自我肯定!

与一干好友聚会,晚餐时尚且默默无语,众人各自对付碗里的食物。食毕续摊咖啡厅,也许是最底房间够昏暗,咖啡香到钓出秘密,气氛一对,谈到被无缝接轨的朋友,突然就喧嚣起来,吵到服务生屡次趁着为我们加柠檬水的空档拜託:请小声点、请小声点。最后她只开口「不好意思⋯⋯」全桌就悻悻然吐舌头收敛声带。

毕竟实在太惊讶了。亲眼目睹带着翅膀的人从云端坠入河中的景象过于震撼,四溅的水花将我打得湿透。我想起一个男生,暂且称他为R。我们并不熟,只不过暑假一起办营队。他是小队辅,瘦高,据说刚当上校内某舞蹈社团的重要干部。长得不算帅但一双飞扬的眼睛溜转得挺快,女生都喜欢和他聊天——不,该说他很擅长和女生聊天,至少当我看见他时,他总是在和那些团体内长得不错、或可爱或漂亮、总之很有魅力的女生谈话。就连迟钝的我也能感觉到,好些男生总是对他投以羡慕又嫉妒的眼光。(推荐阅读:做喜欢自己的非标準美女)

无缘的青春恋爱场景:一定要用「长得好看」吸引你吗?

不过,或许是工作範围不同,我与 R 并未共同规划活动或执行任何庶务,总之我们除了群体聊天之外,从未单独说过话。他与女孩谈笑时的空间像一颗玻璃球,飘下精灵般的纯白雪花,那是我从未体验过的梦幻氛围。校园走廊上牵手的情侣、高中舞会时令人脸红的邀舞,所有彷彿偶像剧般的恋爱场景永远与我无缘。

偶尔擦过球面时我总是快步走过,深怕好奇又犹豫的神情会洩露秘密。我好想知道自己总是待在球外的缘故,是不是因为我不够好看。

不像《丑女贝蒂》女主角贝蒂那幺夸张,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而已。那时我还不懂化妆打扮、终年素颜,营队期间每天顶着千篇一律的马尾、穿着 T-shirt 短裤率领小队员跑大地游戏。脱下高中制服后的我以为这样就「可以了」,毕竟妈老说专心唸书就好,乾净整齐就是美。不过事实证明,对于相貌普通的女生而言,乾净整齐就注定永远是路人,或无人注意的背景。(推荐你看:电影里的九个爱自己练习:学习做最诚实的自己)

也许是身旁的台北女生个个精雕细琢,后来我迷上了批踢踢美妆版和穿搭部落格。谁说女人购物冲动?先翻杂誌做功课再逛街,目标是以最有限的金钱获得最好看、实穿、适合自己的衣物。衣柜一开,全是理性算计的证明。

搞定了衣服还有脸和头髮,台北女孩好忙啊。她们不一定化妆,却拥有一张白皙光滑的脸。后来我才知道那也是化出来的——所谓裸妆,就是明明擦了粉遮了瑕,却彷彿什幺手脚也没做一样,天生就这幺好看。在尚未流行玻尿酸与电波拉提等医美技术之前,裸妆称霸流行滩头的那些年,我从分不清化妆水是不是化妆品的新手,逐渐磨练出画一脸全妆并自己修眉的本事。

无缘的青春恋爱场景:一定要用「长得好看」吸引你吗?

当我逐渐摸索出适合自己身形的打扮、化出气色好却看不出修补的妆之后,某次开会我又遇见了 R。虽然时间已晚,忖度着是公共场合,我依然换了衣服,挽了头髮上花夹才出门。

接着奇妙的事发生了。R 看着我发出长长一声ㄟˊ,尾音上扬地有些蹊跷,接下来整场会议都坐在我身旁,时不时凑过头来聊天,并擅自把玩我的手机(智慧型手机还要一两年才开始流行,普通手机有什幺好玩那幺久?)也不知他有没有点开简讯或相簿,那些记录与私人生活距离太近了。

「干,现在是怎样啦?」我暗自吶喊,心裏像《鱼干女又怎样》的小萤一样在禢禢米上滚来滚去,不知所措。不过脸上还是努力保持镇定,若无其事地和他聊天。要装作什幺都没发生的样子实在太难了,这种只在电影小说里出现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居然真的发生在我身上。我心里升起一种前所未有的複杂——说不上有多快乐或庆幸,除了一点放心之外,更多的是讶异和难以置信。

即使不喜欢对方,遇到这种事也应该会快乐到整个人浮在粉红泡泡里吧?就像决定和部长结婚的小萤,突然被男同事濑乃告白后,心跳也确实ドキドキ加速了好一阵子。应该要快乐的,这不就是我最初打扮的目的吗?

外表就那幺重要。这就是都市生活的结论。在这个异常闷热的夏日夜晚,我却彷彿沖了个冷水澡那样,原先模糊的一切,都在抹去眼前水珠之后看得清清楚楚。一双美丽的翅膀就这幺坠入河里。(推荐阅读:好莱坞智慧明星的毕业致词:内心永远比外表重要)

几年后和朋友们谈起大学时代,偶然讨论到 R,才知道这事大家都看在眼里,还纷纷举出类似事蹟。有人批评他前倨后恭,有人说它至少很诚实——甚至太诚实了。虽然众女生对于这事乃至这人没多少好评,事隔多年忽然忆起,我反而对他有那幺丁点感谢——他以一种轻佻但不带伤害的方式,向我昭示了这个世界的肤浅与残忍。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管理端入口|为生活带来方便|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新濠博亚娱乐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宝马1211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