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因」他们是考试菁英,「才会」信奉邪教?

浏览量:710 发布于:2020-06-11

「正因」他们是考试菁英,「才会」信奉邪教?

在探讨本书的主题「菁英」与「美感」时,就不得不讨论一九八四年创立的奥姆真理教。原因是,现今日本菁英组织中存在的「最大瑕疵」,就是「过度重视课业成绩和美感的严重不足」,这个现象最适合用奥姆真理教的案例来向读者解说。

宗教集团奥姆真理教的一大特色,就是他们的干部清一色全是高学历份子。打开被判刑的奥姆真理教干部名单中,甚至还有东大医学系的毕业生,整体来看,这些干部在学生时期的分数排名,说不定可达到全日本前百分之二。

地铁沙林毒气事件惊动国际时,日本谈话性节目经常热烈地讨论着:「为何这些知名大学毕业的菁英们,会犯下如此邪恶又愚蠢的罪行?」然而,我认为这种提问方式根本没有抓到重点。

借用当时时事评论家在谈话性节目中的说法:奥姆真理教的干部们「虽然」是考试菁英,「却」信奉了这个愚蠢又邪恶的宗教。这些时事评论家将这两件事实,看作是两个相互矛盾的元素,所以用转折语气的连接词连成一个句子。但我认为真相是,「正因」他们是考试菁英,「才会」信奉奥姆真理教。

原因在于奥姆真理教中奇妙的阶级体制。奥姆真理教告诉教徒们,修行分成三个非常简单的阶层,由下而上分别为小乘、大乘和金刚乘,只要遵循教主指示的方式修行,就能快速爬升到最顶端,并得到解脱。

这种说法和这些信奉奥姆真理教的考试菁英们,过去在补习班听到的学习方法如出一辙。多数奥姆真理教的干部,都曾在毒气事件后写下手札或回忆录,读了这些资料后就会发现,这些人绝大部分虽然在大学毕业后,进入社会工作,因为无法适应社会和企业文化而受伤、愤慨,乃至绝望,最后才转而信奉奥姆真理教。

对他们来说,考试并不如一般人所说的那般痛苦或困难,只要念书,就能提高考试排名,进而提高自己的阶级地位。在如此一目了然的体制中,考试菁英们过得十分自在。然而,这种「理所当然」与「可预测性」,并非社会的真实样貌。

现实是,有些人再怎幺努力也得不到回报,有些人只因运气好就名利双收,甚至还有人游走在道德边缘,从事半诈欺的商业行为,过着享乐的生活。这些干部多数因为无法接受理想和现状的差距而感到幻灭,所以半逃避式地投向奥姆真理教,因为按照阶级排序的体制,让他们有了栖身之所。

这种阶级体制,充分显示这个组织是由「科学」做为强力主宰,而这样的组织,又是如何看待「艺术」呢?小说家宫内胜典在其着作《通往善恶的彼岸》(善悪の彼岸へ)中,对于奥姆真理教的「艺术」,做出过以下描述:

看到奥姆姊妹之舞[1],其拙劣程度令人错愕,甚至不及外行人的水準。我在瞠目结舌的同时,强烈感受到,这其中一定隐含着某种重大启示,不容我们一笑置之。因为奥姆真理教召开记者会时,我一直不自觉地被装饰在背后、过于稚拙的曼陀罗图,夺去我的注意力。(中略)

直截了当地说,麻原彰晃的作品与奥姆真理教在媒体上的表现,都有同样的特质─「美感」的极度缺乏。请各位回想一下奥姆真理教的建筑设施沙提昂(Satyam)。沙提昂好比出家人聚集的僧院,但实际却是外观有如工厂且毫无美感的建筑物。

宫内胜典《通往善恶的彼岸》

除了「美感的极度缺乏」外,宫内还指出奥姆真理教的另一项组织特色,那就是「对体制的极端崇尚」。

奥姆真理教的教义一味强调小乘、大乘、金刚乘的阶级制度,非常有系统性,就像在要求教徒为了考试拚命念书、画重点一般,告诉他们只要按部就班修行,就能不断往高处爬,达到超人般的境界,好似教人如何获得某种技巧的远距教学工具书。(中略)

儘管麻原如此欠缺美感又心术不正,但对那些只知道分数教育的世代来说,读了他的书后不但察觉不到一丝异样,甚至还对阶级制度和看似有逻辑的教义产生共鸣。后来,我与奥姆真理教信徒对谈后发现,他们非常欠缺文学素养。他们不知道什幺是「美」,不仅无法听出佛教特有的音色,也无法理解话语背后的微妙含意,既无法分辨真伪,更不具洞察力。

综合宫内的观点,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结论:奥姆真理教的特色,就是「极度缺乏美感」及「极端的阶级制度」。

没有机会培养情绪与感性,只会考试的课业菁英们,其实是「极度单纯化阶级环境下的适者」,他们是只要是在极度单纯化的体制中才能发光发热的一群人。然而,真实社会充满着荒谬与不可理喻,我们需要的是「纳百川而不分清浊」的兼容并蓄。他们无法顺利适应这样的社会,而投靠奥姆真理教,最后视外界为摩耶(幻象),试图加以抹煞。

儘管拥有高远的志向,却发动了连自己都厌恶的杀戮或灾祸的人,向来都是这种拥有纯粹信念、沉迷宗教,想要扭转世界的人。

史蒂芬.茨威格(Stefan Zweig)《约瑟夫.富歇传》

(Joseph Fouché: The Portrait of a Politician)

注释

[1]奥姆姊妹之舞:教团内极富盛名的四姊妹,其中三名姊妹曾公开表演舞蹈歌讼教主麻原彰晃的伟大。